在兰州,三天时间可以游哪里?

- 编辑:admin -

在兰州,三天时间可以游哪里?

1、青海两日+兰州一日游!早乘7:20左右子弹头,两个半小时即可到达西宁。自驾需三个半小时。 抵达当日游塔尔寺,晚上吃烤肉,喝酸奶。最好早回去休息,晚上风大,而且第二日路途辛苦。

第二日最好七点前动身,青海湖一日游。晚上如果回来的早,可乘子弹头返兰州,或第二日一早回兰。

兰州一日游:黄河风车园、儿童公园至中山桥段。中午吃张掖路大众巷杜维成的灰豆甜品,平凉羊肉泡馍,休息下,晚上可吃正宁路夜市,老马家牛奶醪糟,夜市口的炸土豆条,嘉峪关烤肉。

2、张掖丹霞一日+嘉峪关第一雄关一日+敦煌石窟一日游。

这三个地方都在兰州西线上,可领略西部戈壁风情和昔日雄关苍凉之感。敦煌石窟现在是淡季,感兴趣的可以请导游好好讲解下,历史底蕴很好。

3、兰州东线:天水麦积石窟一日+西安市区两日游。天水位于兰州和西安的正中,到西安和兰州的距离相同,自驾三个半小时,火车四小时。麦积石窟半日可游览完毕,下面可选择留宿天水或直接前往西安。西安的两日游就不介绍了,推荐临潼华清池温泉,最好住一晚

兰州烟是一种文艺的象征吗?

在我心里,有一个兰州,一座城市的名字,也是我最熟悉的两个字,因为这里是我的家,是我落叶归根的地方。兰州,一座可爱的城市,生我养我的城市。从有记忆以来,我们就生活在这里,兰州是平静的、安逸的。喜欢这里的街道,这里的夜景,这里的一切,只要在这座城市,无论走到哪里都是家,无论在这座城市的哪个角落,都能找到回家的路。习惯这里的生活,熟悉这个城市所有的一切;了解这个城市所有好吃的,好玩的,好看的。这个城市不大,但也什么都不缺;这个城市说不清哪里好,但就是谁都替代不了。这里没有大城市的富丽堂皇,却有大城市所没有的温馨亲切。这里的每条街道都如此熟悉,每句方言都是如此的动听。

兰州烟是一种文艺的象征吗?

曾有人说兰州是一座“不适合人类生存”的城市,并一直以为黄河是恢弘大气的天上来水。可当你抵达兰州时,会发现自己的想象错了。现代化城市的繁华,在兰州一点不缺。

兰州烟是一种文艺的象征吗?

滔滔黄河水,似从天边涌来,也许距离黄河源头不太远,水色虽黄,却非泥沙俱下,奔流起来显得轻松雀跃。母亲河将兰州分为南北两岸,南岸适合漫步,从东往西走,黄河水潺潺,杨柳枝依依,说不尽的江南温婉与柔情——这是大西北的兰州吗?

兰州烟是一种文艺的象征吗?

宽阔的河面,充沛的水流,足以哺育兰州的儿女。而黄河,不仅给予兰州人生活所需,还提供充满乐趣的活动项目。三艘大游轮并排靠在岸边,欢迎游客乘船观光,还有各种快艇,让人享受冲浪黄河的爽快。如果想尝试传统的黄河水上项目,乘坐羊皮筏子是最好的。12只充足气的完整羊皮绑在一起组成一个筏子。羊皮筏子不是想划就划的,需要用快艇带到上游,再由上游漂流而下。在黄河激流中漂羊皮筏,船工的技术尤为重要。只见穿着长筒雨靴的船夫悠然坐在最前头,一脚伸进黄河里,一脚蜷在筏子上,仅凭手中一支船桨,与波浪搏击,带领坐船人平安归来。

兰州烟是一种文艺的象征吗?

历史悠久、闻名遐迩的黄河第一桥——中山铁桥还能提供更全面的角度,让人更细致地欣赏黄河之美。站在铁桥上,往西眺望,夕晖中,远处的高楼,对岸的青山,与桥下闪着金光的河水相映成一幅美丽的落日图;有快艇劈开粼粼河水,曳出数条长波浪,为静态山水图增添动态之美。

继续西行,沿途有水车园,亦是兰州雕刻葫芦展览馆.我们直奔“黄河母亲”雕塑而去,在一个下行的小公园入口处,不经意间发现“中华国土中心点”的标志——四根水晶柱子上盖着一块方形玻璃,下面是一个矮石墩,中心是一个金属圆点。一块小铭牌上写:兰州位于东经102° 30′~104°30′之间,是内蒙古高原、青藏高原和黄土高原的交汇处,地理位置得天独厚,恰好在全国地理中心。真是意外收获啊!河对岸,是著名的船型清真寺,仿佛漂浮在黄河上的一艘巨轮。

往前走几分钟,就来到“黄河母亲”身边了。黄褐色的岩雕,正合黄河的特点。那母亲半裸上身,长发披肩,带着蒙娜丽莎的微笑,和蔼地看着趴在自己身上的孩子。据说,此雕塑有一个小故事:小孩是男,还是女?大家讨论的结果是不要突出性别,于是就有这尊趴在妈妈身上的孩子。

黄河北岸,与中山桥相连的是白塔山公园,有依山而建的古建筑群。登上公园,可以看到整个黄河风情线的景色。待到夜幕降临,北岸山腰上,金丝线般的灯光勾勒出古建筑群的轮廓;南岸,霓虹灯闪烁出一个现代化的不夜城。

黄河,浩然大气;西北名城兰州,是黄河上一颗熠熠生辉的明珠,二者互相映衬,共同构成绝佳的黄河风情线。

对于每个人来说,最好的事情莫过于,在一个地方最美的时候与它相遇,并把它最美的样子,一直留在心里。

我喜欢旅游,跑过不少地,见过不少当地的姑娘,经常会有不同的朋友跑来问我:嘿,你觉得哪里的姑娘最性情?每个地方的姑娘都不一样,要说“性情”,我一般会回答:兰州姑娘。这样的答案其实是一种条件反射,我在兰州的时间最长,见过最多的大概也就是兰州的姑娘了。

兰州人喜欢管姑娘叫“莎莎”,宋冬野歌曲里的“董小姐”,大概是全国最有名的一位兰州姑娘了吧。会抽兰州烟,有好看的向下的嘴角,夜半独自逛北京的鼓楼,爱上一匹野马,生活并不如意,一直渴望着衰老。宋胖子认识的董小姐,好像独特而别有魅力。尽管宋胖子努力撇清自己和董小姐的关系,我却在他的日志里看到了那些似乎不以为意的暧昧和欣赏,这个兰州姑娘,让他丢失了睡眠,让他希冀与她一样不顾所以,让他写下了这首被无数人传唱的《董小姐》。

在我认识的兰州姑娘里,有的并不美,有的也小鸟依人、温温柔柔,有的还刚烈、泼辣、狂野,但大多数的她们,都很“性情”,那是一种直抒胸臆的表达,不虚伪不造作。她能说走就走,说爱就爱,说散就散,不太奔放,却够直爽;她会给陌生的人一支兰州,也会给心爱的人一张门票;即便丢失一场爱情,错过一次出走,她也会大声地嘲笑自己:唉,真是个没救的大傻妞。也许,这不是她们,也许,这正是她们。

兰州,这个十分接地气的城市,吃,算是件头等大事。每到饭点,好馆子里人头攒动,食客络绎不绝,人间烟火味道浓郁的城市里,兰州人过得很安逸。

似乎在每个城市都有那么几条街深深地吸引着吃货们,那些美食街上的摊位或者店铺,用着多年积攒的口碑和独特的口味给这座城市标清了美食坐标。在兰州,这些美食街不商业、不现代,但也不宰客、不糊弄,适合去痛痛快快从头吃到尾。

作为名声在外的小吃街,正宁路已经成为兰州美食名片,街道两旁,小吃、面食、各地的名吃、水果、干果、冷饮……正宁路集合了众多的数也数不清的美食。

大众巷算是个比较有意思的地方,虽然巷子北接兰州美丽的滨河路,南连兰州最繁华的张掖路,但是没有一点儿洋气的样子,感觉是走进了某个有年头的住宅小区,亲民、舒服。这里的美食,几乎家家都是经典,有地道的兰州菜馆、老字号的牛肉面、有年头的地道兰州小吃、味道浓重的炒面片、吱吱冒油的烤肉……然后吃得饱饱的,和老板闲聊几句,兰州人的真实生活尽收眼里。

老兰州人的记忆里,农民巷的两边都是好吃的小摊,但是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以前那些小摊全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有些规模的餐馆饭店,汇聚了全国各地风味饮食和各种菜系,有着现代城市的韵味,包含着人们对高品位生活的追求。每当夜幕降临,华灯初上,在干净的餐馆里点几盘小菜,或在温馨浪漫的酒吧里慢慢地品酒,我们总能感受到一番别样的情趣,这里也是火锅密集度最高的地方,并且都是有名的品牌店,口味也是相当正宗。

酒泉路的历史感还是很厚重的,最早可追溯到宋代,是宋代兰州南出城门的唯一通道,当年的八路军驻兰州办事处也坐落在这里,整条路沟通着张掖路、南关、甘南路、白银路。作为交通要道,酒泉路上的美食自然丰富,在车水马龙的街道旁,看着城市的繁华夜晚,对,就是要这种的调调。

甘南路是以酒吧著称的,街道两边的酒吧林立,夜晚的时候,甘南路最是热闹,车灯、光影、酒吧里的歌声,带着一点点的小情调在这个粗犷的城市里独树一帜。当然了,有酒,肯定就有美食,甘南路一路下来,可以喝到吐,也可以吃到撑。

别看现在西站附近因为修地铁而乱七八糟,作为连接七里河和安宁的枢纽,西站商圈热闹而拥挤,美食也一样丰富。

兰州安宁区被称为大学城,这里坐落的高校有5座,年轻人聚居的地方,一定也是美食集中的所在。金牛街的开辟一定是看准了这样的商机,林立在金牛街上的咖啡店、大小饭店里几乎都是学生的身影。

西固作为甘肃省和兰州市的核心工业区、中国西部最大的石油化工基地,拥有30多万人口,聚集着兰炼、兰石化等工厂的大量职工,各单位的家属区林立。算是兰州最接地气的地区,所以西固的美食绝对家常够味。

兰州很有潜力发展起来的吃货聚集地,据说,将来要有星巴克、俏江南、汉拿山等品牌入驻,值得关注和期待。

叫一个地道的兰州人起床从来不需要闹钟,只用打开迎街的窗户,楼下牛肉面馆的香气自然会顺着窗台爬进卧室,唤醒兰州人的肉体和灵魂。

但对于在异乡生活的兰州人而言,他们的清晨只有闹钟高频而重复的声响。有时,还未从长梦中苏醒的他们也会在朦胧中打开窗户,像记忆里那样深吸一口气,然后怅然若失地睁开双眼。这一瞬间他们忽然明白,未来所有不在兰州的岁月里,“牛肉面”都将成为自己话题的焦点、欢欣的理由和惆怅的来源。

在异乡寻找兰州有许多种方式,对于文艺青年来说,兰州就是夹在董小姐纤细手指中间的那支熄灭又点燃的“黑兰州”,她用淡淡的烟雾装饰着“野孩子”的两把吉他和“低苦艾”的旋律线,在酒吧的深夜里为所有未曾见过兰州的人勾勒出一座苍凉迷离地伫立在西北大地上的异托邦。

但兰州人,这些豪爽而淳厚的过客并不习惯用这种方式寄托对于原乡的思恋。诗和远方都被他们留给了恺撒,对于他们来说,寻找兰州最好的方式就是在朋友们的传言和网络上的推荐中,一家一家地寻找着“攒劲”的牛肉面。

可惜传言与推荐似乎总和现实存在着微妙的距离。每次从“攒劲”的“牛肉面”馆走出来时,他们总会觉得肉汤里过重的调料味在口中久久不能散去。异乡的兰州人怀着复杂的心情细品着这一丝“回甘”,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兰州”,与那座被黄河穿过的城池有关的一切回忆走下了舌尖,却又突然蔓延上了心头。

牛肉面诞生于兰州,但中国绝大多数的”牛肉面馆“却开设在兰州之外。它们往往只有一两间门面房大小,集中开设在车站周边、学校附近或者临近居民区的街道两旁。虽然店主很可能来自西北五省的任意一座小城,彼此从生到死都不会有任何的交集。但这并不妨碍他们的装修风格出现惊人的默契,宛如他们不约而同地选择了在外地做一个“兰州人”。

当一座城池在外人眼里最鲜明的印象是一碗面时,用数量掌握了牛肉面的他们,也掌握了解释兰州的话语权。在真正熟知牛肉面的兰州人眼里,这些拉面馆好像是平行宇宙里的镜像空间,店里所有一切都似曾相识,但又一无所知。

这些面馆里,拉面、煮面和舀汤的师傅通常是一个人,当你捏着面票习惯性地用兰州话告诉他们:“下个二细”的时候,正在揉面的师傅或许只会抬起头会乜斜地看你一眼,然后继续专注于揉搓面团,仿佛你刚才的话语只是因为过度饥饿而从嘴里蹦出的几个无意义的音节,直到你重新字正腔圆地用普通话说:“请下一碗二细”时,他才点点头,伸出手把你的面票扯将过来扫一眼,随手一揉丢在桌上。

这一刻,也许是所有异乡的兰州人最安心的时刻,你可以享受似地看着师傅抓起一把白面撒满整个案板,然后将揉搓了半天的面团切下一块来往案板上往上猛地一摔。沾满面粉的面团在他的手里快速地重叠了几次,突然被拉扯成了一个长条。师傅的十指灵巧地扣进面团的两端,胳膊上的筋肉伴随着拉扯的节奏凸起又平缓。重复四五次后,一块完整的面团散成了数十根柔韧的面条,随着师傅手腕的轻抖,打着旋子落进了硕大的面锅。

但当五分钟后,你端起那碗也许会五色齐聚的面条时,你终究还是会发现自己平静的太早。记忆里的牛肉面似乎没有那么雪白,面条的色彩也许会让你在一瞬间回忆起小学时坐在前排的青梅竹马穿过那条雪白的连衣裙,也许比它还要白一点。虽然白色在绝大多数场合都象征着纯洁与美好。但对于一碗牛肉面而言,面条比萝卜还要白大概并不是什么好事。不过你还是平静了一下心情,把它放到桌子上摆好,然后重新充满期待地伸出了筷子。

还记得以前在外地上大学时,每当有人说起附近有哪家做的“牛肉面”好吃时,你一定会告诉他:“这味道绝对不够正宗”,而要是有谁居然敢当着你的面说自己喜欢兰州拉面,你一定会带着不满的声气,正色反驳道:“中国只有兰州牛肉面,没有兰州拉面”,虽然绝大多数的朋友都会认可你作为兰州人的权威,但难保有个别人突然问一句:“可是满街上的馆子都叫兰州拉面啊,凭什么牛肉面就不能叫兰州拉面?”

我猜你没准会被这个问句噎的半天不能回话。你不是没有暗想过:“中国绝大多数的牛肉面馆都是青海人开的,对于那些不是兰州人,也许这辈子也不会去兰州的人来说,跟他们描述兰州的牛肉面好像确实没有什么意义,毕竟你也知道,牛肉面的形制本身就是一碗”拉面“,无论面馆开在兰州还是铁岭,无论做面的是楼下的马师傅还是尼古拉斯·赵四,它就是一碗用手拉扯出来的面条,但为什么你就是觉得它无论如何都不可以叫“兰州拉面”呢?

这个问题好像比想象的要困难许多,你试图想起自己到底是因为什么缘故开始认同兰州牛肉面只能被叫做“牛肉面”,你想把它当做一种独立的存在从记忆中提取出来,但你只想起了小时候吃过的504雪糕、通渭路上的马三洋芋片……你把兰州所有难以忘却的食物都从回忆里拿了出来,却唯独想不起牛肉面到底是何时何地走进了你的生活。

也许那并不是简单的去吃一碗面,而是记忆。你想起了与牛肉面有关的很多事,牛肉面凭什么不能叫“兰州拉面”?因为它是兰州的清晨与兰州的日落,它是食物,也是兰州人的生活方式和灵感来源。没有兰州人能够将自己的记忆和情感同牛肉面分离开来,这座城池有许多种信仰,但牛肉面却是唯一普适的真理。

凭什么“兰州拉面”不能代表牛肉面,因为它只是一种商品,一种可以因为成本而将配料变成任何一种形式的面条,无论招牌上的“正宗”写的多么硕大,它终究缺乏一种敬畏感,而这种敬畏感,非兰州人不可知。

弄明白了这种“敬畏感”,也就明白了兰州人为何一直要用复杂的方式慢慢熬着牛肉汤,为什么面条会有那么多规格和手法,为什么“一清二白三红四绿五黄”像是一道咒语一样刻在所有兰州人的记忆里。

牛肉面凭什么不能叫“兰州拉面”,因为它是兰州城整整一百年的故事,是几代兰州人共同拥有的生活记忆,这个世界上,没有比兰州更热爱牛肉面的城市,也没有比兰州人更懂牛肉面的人群。只有他们有权利决定“牛肉面”到底应该叫什么,无论过去、现在还是未来。

我们的故事很简单——一个生长在这座城市的孩子,不向往大城市,只想待在这熟悉的城市。喜欢随时能吃到牛肉面的心情,喜欢随地能和朋友偶遇的感觉,喜欢每天回家看见亲人脸庞的亲切。我们不是没有梦想,不想远行。虽然这个城市不大,但我们也有自己的梦想,可能梦想并不伟大,但足够让我们感到快乐。兰州,一座平凡而普通的城市,这里是我的家,这里见证了我的成长,这里有我的故事,我所走过的路,说过的话,做过的事,都与这座城市有关!兰州,一座正在发展中的城市,请大家给她时间,请相信她!生在这座城市,住在这座城市,认识这座城市,来到这座城市,熟悉这座城市,慢慢你会发现,你也能爱上这座城市。

曾经看过一本书,上面有这样一句话:任何一个城市都是有温度的。兰州就这样暖暖地躺在距离心口最近的地方,它带着丝绸之路上的泥沙,历经了中华千年文明的洗礼,又沐浴着现代工业文明的阳光雨露,就这样步履瞒珊地从这个古老民族的昨天一路走来。

站在黄河边上,看着夕阳下自己的背影,时光渐渐流逝。这奔腾的黄河水流淌出的是一个民族古老的历史,也是一个城市永恒的记忆。几千年过去了,黄河水依然这样流淌着,也许我们今天看到的浪花,就是几千年前的浪花吧,也许我们今天听到的声响也是几千年前的声响吧。